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阴阳天师 第29章 血玉(5)

发布时间:2019-10-12 20:37:45

阴阳天师 第29章 血玉(5)

“咳咳!”

我被呛得咳了几声,她哪来那么大自信。更多精彩请访问

“你几个意思啊。”林琼抹了一把脸的果汁,愤怒地看着我,杀人的眼光能将我撕碎。

我心一颤,放下碗筷,小心地抬屁股走。

林琼闷声说“你去哪?”

“啊,拿点纸擦擦桌子。”我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林琼“哦”了一声说“快去快回。”

“嗯。”我拿了纸回来擦干桌子,递给她两张,林琼接过擦了擦脸,却还是很生气,不再理会我,低头吃饭,话都不说一句。我看的她吃饭不得不佩服,吃了那么多的零食,居然还能吃这么多。

忽然,我想到了一个问题,小心翼翼问“你午不会没吃饭吧?”

林琼一边吃一边说“是啊,我没钱,而且不会做。”

“……”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唉,可怜的孩子啊。我们吃完,我以为她会开口收拾,可我错了,她吃完直接坐回客厅,继续吃零食看电视。

我郁闷,只好自己清洗。

搞定后我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九点了,我说“你在家吧,我一个人去好了。”

“我本来没算去啊。”

“……”我提起背包走。接触的越久越受伤。

回到女生宿舍,我仔细的将各个角落都检查、清洗了一遍,确保以后不会闹鬼,然后进入林菲宿舍,见到了林菲的鬼魂。

我说“北贤高一事此结束,不会再有闹鬼的事发生,你真的不肯跟我走?”

林菲“玉佩的事……”

“这件事我自有分寸。”

“你要怎么处理我?”

我沉默了片刻说“这要靠你的决定。你若是执意留在这里,只会给宿舍的学生带来恐惧与困扰,或许有一天,学校会请动高手来消灭你。当然,你如果跟我走,凭着你生前的灵力基础,加这十年来的时间,你会走一条魂修之路。你自己考虑清楚。”

林菲低头不语,她内心在挣扎,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北贤高,她不知道离开后自己会怎样?这个时候的她是茫然的。

我“你很想知道你爸爸是做什么的吧。”

“你知道?”林菲忙问。

我摇头“现在不知道,不代表以后不知道。”

林菲默然点头“好。”

我松了口气,带走林菲对北贤高会是一件好事。我收了林菲,看了看时间,又要十二点了。我出了女生宿舍,先给聂融打告诉他一切搞定。

离开北贤高,我正要回去,忽然想起家里有人了,回去了也是睡沙发。这让我心里生出不想回去的念头,可是,我又不知道去什么地方,因为除了齐飞我没有朋友。

想到齐飞,我邪恶一笑,掏出,拨通了齐飞,谁料到响了几声齐飞接了。

“喂,余晖,什么情况?这个时候给我打。”

我拿开看了一眼,皱眉“你那边怎么那么吵?又去风流快活了,不是我说你啊,记吃不记打……”

“停停停,找我什么事?”

“无聊啊,给你打个看你睡了没。”

“啊,你明天不是要班,怎么不睡觉?”

“别说这些了,你在哪,我去找你。”在齐飞报了一个娱乐场所的地址后,我挂了,收起,向繁华的一条街走去,在街旁我拦了一辆车,报了地址。

我看着车窗外,阵阵发呆,像我们这种人游离在黑暗的时间最多。

“到了。”

司机师傅停车说。

我付钱下车。却见齐飞站在门口,他早已等候多时,见我连忙走了过来,捶了我一拳笑说“小子,今天你哪根筋不对了,大半夜的出来找我,明天不班啊。”

“心情不好。”

“怎么了?”

“别多问,今晚陪我喝酒。”我们两人走进了娱乐场所。齐飞带着我走到吧台,给我要了一瓶酒,自己要了一杯,坐下来说“这里随便喝,随便玩,出了什么事有我。”

“你?”我不屑,“小玲的教训还不够?”

齐飞干笑两声,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说“我已经不去荒郊野地了,女孩儿也是很少接触。至于今天来这里,其实我是陪几个朋友来玩的。”

“朋友?”我笑。

“要不要给你介绍介绍?”

“免了。”我喝酒。在结识齐飞后,对于齐飞的朋友我也略有耳闻,并见过几个。除了些富二代、官二代,便是逗留在这种场所的混混。

齐飞眨了眨眼说“这里你随便啊,我还有几个朋友要招呼……”

“行啦,知道你忙,去吧。”

齐飞笑着拍了拍我肩膀,然后离开了。我一个人坐在吧台喝闷酒,听着带感的音乐。我转过身,看着舞池群魔乱舞的人。

这里是一家夜场,到了晚,很多压力很重的人都会来这里发泄,寻求刺激。

看着这些人,我感觉更加无趣,放下酒瓶,我摇了摇头,起身去厕所。我问了服务生才找到,我推门进入,只见一男一女正贴着墙壁疯狂亲吻,对我的进入根本无视。

我也不理会,进入里面完厕所,出来后一男一女身衣服已经所剩无几,我摇了摇头

,正要走出厕所,忽然心一动,回头看去,却什么都没有。我目光落在那一男一女身旁,只见一个身穿蓝色,披散着头发遮面的鬼守在他们一侧,发隙间人的目光盯着两人。

我彻底无语,这地方居然也能碰到鬼。我止住了脚步,靠在墙壁,默默看着两人,不,应该是那只鬼。

那一男一女好似感觉到了我的存在,停下动作,扭头看我,先是一怔,然后是愤怒,男的挥手骂道“滚开,小子,你他妈不想活了。”

我笑笑没说话,因为那只鬼还存在着。

“怎么回事啊你。”男人见我不走,立刻走了过来对我挥出一拳,这种看似很厉害,其实很软弱的拳头对我根本无用,我很轻松的避开。

男人愕然,看着我不说话。

我挥手指了指外面说“不想死滚。”

男人恶狠狠瞪了我一眼,拉着女的飞快离开厕所。

我瞥了那女鬼一眼,女鬼缓缓消失。我呼了口气,耸了耸肩闪人。我并没有要对付这鬼的想法。我回到吧台继续喝酒。

许久后,齐飞跑来找我,我感觉这里也挺没意思,告诫他自己小心,然后与他道别,返回家。

鸡西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石嘴山治疗睾丸炎费用
白山牛皮癣治疗方法
鸡西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石嘴山治疗睾丸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