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人艺院长戏剧票价存下调空间小剧场话剧火爆

发布时间:2019-06-08 12:09:37
经期不准怎么调理
乳腺增生怎么来的
乳房增生最好的办法

昨天(13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院长张和平接受中央台张棉棉的专访,畅谈了他对未来话剧市场的看法。

如今,源于西方的小剧场话剧已经变成了席卷中国话剧界的一阵狂潮,尤其是1995年北京人艺小剧场建成后,小剧场话剧更是以势如破竹之势不断前行,文化部部长蔡武昨天做客中央台,说起小剧场话剧,言语中都是鼓励。

蔡武:小剧场话剧,像人艺以及北京市几个著名小剧场我也去过好多次,而且看了之后我得出一个想法:我们要以积极的态度,鼓励、保护、引导小剧场话剧的健康发展,因为有这种巨大的需求。

有着60年历史的北京人艺也在小剧场蓬勃发展的浪潮中尝到了甜头。院长张和平坦陈,现在实验戏剧的票房的确可观,这主要因为受众大部分是年轻人。

张和平:青年是消费的主体,这是不争的事实,四、五十岁以上的拉家带口的,恐怕让他拿出几百块钱来是不大可能的,他首先还得要生存和生活。

"小剧场"虽然场地小,并不意味着内容少,张和平以国内30年前出现的第一部小剧场话剧——《绝对信号》举例,这样的实验戏剧同样可以展示深厚的文化积淀。

张和平:导演是林兆华,无论从编剧和导演都是大家。应该说小剧场话剧并不是一个大与小,人多与人少的概念,它其实无论从创作的方法到和观众的交流、时空的变化,都会有很多的不同,为什么在人艺这么一块土地上能够诞生小剧场话剧?这是它的必然,像一些创新,它在继承当中如果没有一个丰厚的功底和土壤,是诞生不了的。

小剧场可以做大文章,甚至话剧《茶馆》也可以创新出其他版本,但从感情上说,北京人艺应保留最原汁原味的一版。

张和平:《茶馆》不能,我本人不愿意,文物就是文物。可以排一版其他的《茶馆》,但是,人艺首要的任务是要有一版最能够体现焦菊隐先生导演风格,以及于是之、蓝天野、郑榕他们表演风格的这么一个东西,这是一种历史的。

在这位已经花甲的老院长心中,实验话剧和传统话剧未来都有很好的发展空间,但最好的话剧仍然是《茶馆》,这一点至今无人能超越,目前《茶馆》已累计演出637场。张和平说,《茶馆》是人艺不可复制的镇院之宝,经典作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

张和平:经典作品是一个时间的概念,很难从当代认识它,应该从历史认识。像莎士比亚的很多戏,到现在,上百年还在演,那说明它是好的。文学就是人学,在于对人物入木三分的揭示,《茶馆》是写王利发人物命运的。归根结底,文学是第一位的,文学的力量在于思想的深刻和认识的功能。

所谓"慧眼识英雄",人艺能够走到今天,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剧本的选择。让张和平自豪的是,2011年,他们选中了莫言的《我们的荆轲》。那时莫言还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单是这部作品本身就吸引了张和平。不仅当年这部话剧一票难求,今年2月,《我们的荆轲》还首次登台国家大剧院,也就是在这里,张和平和莫言约定,再给人艺写一部穿越剧,目前方向已经确定,名字暂不能透露。

张和平:《我们的荆轲》是把历史戏写成了一个现代戏,用时空穿越人们的认识。下一步作品,可能是2015年的一个故事,希望把未来的事,写成历史戏,这个戏更具有它的历史感和认识功能。也是反向思维。文化艺术在于创新,找到一个更别致的切入口,像(莫言)这样聪明的人,会采取比较聪明的"与众不同"。

不过,作品经典,票价过高、无人欣赏也白搭,那么,现在票价还有下调空间吗?

张和平:你所说的空间显然是存在的,定价高,没人买,自然而然就会下来了。就话剧来讲,全国只有两家没有转企改制,一个是国家话剧院、一个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几年来,北京人艺有216场公益性的演出,票价是10元到40元。它作为国家的话剧院,应该有这种担当,使学生能够进得去剧院,因为培养了话剧的观众就是培养了话剧这门艺术,这是不矛盾的。

在很多传统艺术,包括京剧都遭遇票房尴尬的今天,话剧却异军突起,甚至包括陈佩斯等知名影视或小品界演员都将目光转向这里。张和平解释说,原因在于相对其他艺术形式,话剧更适于表达现代生活,反映思想的深刻性,同时,这也是当前文化大繁荣为话剧发展提供的一个全新的机会。

张和平:对于话剧的春天,我们还是充满期待。就像现在的春天已经到来。(张棉棉 马喆)

冯骥才重返小说

天安门广场摆花3D技术帮忙

白酒行业两极分化加剧品牌集中度将逐步提升

冯骥才重返小说
天安门广场摆花3D技术帮忙
白酒行业两极分化加剧品牌集中度将逐步提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