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筐篼】箫琴天涯(短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3:00:57
黑龙教一夜鹊起,江湖许多帮派惨遭灭门之灾。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哎,我武功虽高,也不想做什么大侠,因为我不想要口里喊着:“冲啊---杀啊!”换来的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功名,或者用自己的自由来奔波在不段维护所谓的正义而得来一个大侠的名声,谁称王称霸都与我无关。我怨倦这些,我只想在浪迹天涯中,寻觅到一个我的知音。
那一日,天气很好,虽然已经是三月三,是春天了,然而在北国却依然是千里冰封白雪皑皑,我缓缓地行走在山中。突听到林子里传来打斗之声,唉,真不知道他们为了什么?整天地争着什么?学得武功就是为了和他人拼个你死我活吗?林子里打斗之声渐近,似听到女子的‘娇吒’之声,我好奇心起,于是催动身形向林中奔去,只见林深处一空阔处一个十七八岁的红衣少女和一脸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疤中年男子恶斗。白衣少女边打边怒骂,而那男子并不生气边调谑边反击,白衣少女衣衫飘袂,身巧如燕,一个纵跃拔高丈余,长剑由上而下抖翻,化成数朵剑花,只见那中年男子身影一晃,虽躲过那致命的凌厉一剑,但左肩还是被中伤了,血水喷出,那中年男子恼羞成怒,一改笑面,怪嗥长啸。我听此叫声:“不好——”身影已去,快如闪电。只见那中年男子一刹挥爪成十数道向少女扑面攻来,少女大慌不知道该如何抵挡,眼看就要死在狼爪之下,说时迟那时快,我的剑已到,一剑‘风吹雨斜’横扫那中年男子面门,那中年男子想保命必得避退,一跃,飘至丈远。我收剑一转,放在唇边吹起悠扬的曲子,似远若幽般空明,一袭白衣站在雪里天然合一。那中年男子道:“箫就是剑,剑就是箫,你就是近年武林后起之秀箫音剑雨——梦与谁同?”
“正是。”我答。
“我劝你少管花大爷的好事,如果你对这少女有意,要不等我玩完后送给你,哈哈……”那中年男子一阵淫笑。
“看你脸上的刀疤,你就是花面狼了,那今天这事我管定了。”我道。
“我花面狼李莨在江湖横行几十年,难道还怕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孩不成?”花面狼话音一落,欺身上来,便以在横行几十年的夺命狼爪极快挥出,凌厉无比,我一招‘东风化雨’闪过之时剑早已挥出,接着连续使出我的成名剑法,剑雨中夹着箫音,我一招接着一招,劲道一招比一招猛,花面狼惊恐万分,自己行走江湖二十年少有对手,也算是一等一的高手,想不到今天这一个十七的少年竟有如此好的剑法和功力。花面狼急欲退逃,脚尖一点飘退二丈,而我的剑紧随已到,花面狼来不及招架,剑已 了胸膛。瘫软扑地一动不动。
少女走近抱拳向我深身一揖到:“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梦与谁同梦大侠啊,多谢梦大侠相救,不然小女子要命丧他手了。”
“不必谢。”我也还礼,正欲离去。
“梦大侠……” 突然她叫了声欲言又止。
“ ,还有事吗?”我问。
“小女子有一不情之请,梦大侠能否相帮。”少女道。
“何事?”我问。
“我叫柳映雪,家父是天水帮帮主柳尘沙。家师得到消息说不日黑龙教要来我天水帮,让我回去报告家父做好准备,见少侠武功了得,所以想请少侠救于我天水帮之危难,小女子不胜感激。”
“我……”我正欲拒绝,但看着她渴求的眼神,那眼神好象很是熟悉,似是早就见过一般,让我心动。
我想都未想点头答应了,她很是高兴,连声的说谢谢。于是我和她施展轻功,一路疾行。
入夜方至天水帮,远远地就见寨子里火光冲天一片打杀之声,我和她加快脚步,临近帮寨一个纵跃就上了寨墙,见一腰系金带的蒙面黑衣人站在寨子中央指挥着几十名黑衣蒙面人困杀帮主田尘沙和帮里各大高手,地上已是横尸无数,我和她一齐杀进,我的剑宛若蛟龙,左奔又突地,只见几个黑衣蒙面人倒下了,形势渐转。
蒙面指挥者见此大喝一声,跃起凌空双掌齐出向我头顶劈来,我身子一个旋转剑往上推出,看似平平却后面跟着厉害杀着,蒙面指挥者掌势一收在空中一个跟斗轻轻落在丈余,蒙面指挥者狂笑数声道:“好剑法,好对手,不虚此行!”然后笑容顿收话锋一转:“再接我几掌试试?”催身向前,一掌拍来,力道千仞,我也使出我的箫音剑雨绝杀之招,眨眼之间都接连使出十几招,只见越战越快,掌剑交错,树摇叶落,天昏地暗,看的在场的人目瞪口呆,半个时辰过后仍不见胜负,我两人见此情形都知道如再斗下去势必两败俱伤,于是都向后跃,就此罢手,蒙面指挥者手一挥脚尖一点飞跃离去,其他数十名蒙面人也紧随其后离去。
柳映雪上前向父亲介绍我在路上救她自己一事,柳尘沙抱拳深深一揖道:“又多谢少侠了,才使本帮免遭灭帮之灾……”正说着,从寨院墙外传来哈笑之声,人已飘落在寨院之中,是一位白须老者,柳尘沙一见此来人忙迎上前道:“吴老大侠前来相救,辛苦了。”柳映雪见到忙上前叩拜叫了声:“师父。”原来来人就是人称‘救难如来’吴天善,竟就是柳映雪的师父,自从黑龙邪教突起,针对正义帮派屠杀,他就曾无数次奔走各大门派,救下各大门派门徒,才使得免遭灭派之灾,所以江湖人对他都敬仰不已,并送此‘救难如来’之尊号。寒暄一番后,救难如来指着我跟柳尘沙说道:“柳兄您说就是这位少侠为你解的危,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少侠这般年轻就能有如此侠义和武功,真是不简单,也是这多事之秋的江湖大幸也!”我上前忙抱拳施礼道:“过奖了,久仰前辈盖世侠义,今日得见,是我三生之幸。”众人叙谈一番后,救难如来就离开了。
我在天水帮逗留着,我想并不是柳映雪的父亲极力挽留,应是她的原因,从那相遇之时,我对她就有了心思。那一夜,月朗星稀,威风吹在身上很是凉爽,我在花园中散着步,突然听到远处传来琴声,琴声悠悠,如细烟似秋雨无点无声地沁入心田,我不禁失神,不由抽出剑来随着琴声舞起来。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腾云似涌烟,密雨如散丝,雷声千嶂落,雨色万峰来,一招接着一招如波似浪,当我使到最后一招时,我的剑似乎不是出自我的本心竟划出,树叶簌簌而下,天地黯然,如银针缝合着天地,到处是剑又到处无剑,我与剑浑然如一体。我把剑收起好久才回过神来,柳映雪已经站在我的身边含情似水。
“梦大哥,你最后一招我好象从来没有见你练过,好是厉害!”柳映雪问。
“以前我没有这一招,就是因为刚才听你琴声,舞起剑来时就突然心不由己地就产生了这一招剑法来。”我说。
“那就是梦大哥创的剑法了,起个名字吧!”柳映雪说。
“算是吧。”我想了想说:“就叫一剑江南雨,银针缝天地。”
从此后,在郊外在溪畔,我的萧她的琴经常相和着,是那样的默契,那样的交融,心也是那样的灵犀相印。她,柳映雪,就是我今生要找的知己啊,我深深地爱上她了,她也深深地喜欢我。
也许一切都是注定,我不想卷入江湖是非中,却又陷入江湖中,为了能够和她长相厮守,那我就必须铲除黑龙教,让她不再为她的父亲担忧。
一晃数月过去,江湖正义之士终于打听到黑龙邪教的魔窟,于是各大门派和江湖正义之士聚集直捣魔窟,黑龙邪教就在一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的清幽之地,景色宜人如世外桃源,使人心平气和,与世无争,然而竟是这般地方却藏着巨大的邪恶势力,我与众人一路杀来,各关卡一一攻破,双方死伤无数。
经过十几日苦战,终于杀至邪教正堂,只见堂中厅上坐着一腰系红带蒙面人,两排也站着数十名手下,堂上蒙面人笑道:“你们终于找到了此处,老夫在此恭候多时了。”我迎身道:“揭下面纱露出你的庐山真面目吧。”蒙面人怒喝道“少罗嗦!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说完手一挥,两排数十名手下蜂拥而上,柳尘沙父女等也一齐而上的迎杀,我的剑连挑数人终于站在腰系红带蒙面人近前,蒙面人挥掌直取我面门,我的头一偏而过,两人斗在一起,没几个回合蒙面人被我一掌击在胸膛跌出丈外而死。我不禁思忖:奇怪,这蒙面人怎么和在天水帮交手的时候武功低那么多了,难道受伤了?难道……正在思量间,只听门外一声洪量的声音:“老夫来迟了。”听到吴天善的声音,我迎身上前道:“救难如来别演戏了。”
“少侠何意,老夫不明?”救难如来吴天善道。
“从许多门派的掌门人和高手死已非命,而你总是晚来一步才来相救各门派,我就怀疑是你,因那些被你救下的都是些二三流的,对你够不成威胁,而你恰好又乐得做好人,以此笼络人心,你就能坐上武林盟主之位,达到你称霸武林的野心。”我道。
我这番话说得众人面面相嘘,救难如来吴天善见再无掩瞒过,于是便狂笑几声,轻轻揭下一层面皮,众人一见救难如来吴天善露出本来面目,是一个光头。
“师父,你……”柳映雪惊奇。
“哈哈……其实你们还是错了,我的真名是吴发光,江湖人送大号‘头发光’,因老夫天生无发,二十年前在江湖上打杀时喜欢把敌人的头发拔光,而被全江湖的人追杀,被黑龙教所救而后做了此教教主的。”
各门派弟子听到此各个气愤不已,恨得牙痒痒,自己的掌门和师兄都是死在他手中,而大家竟还称他为恩人。于是一齐拔剑提刀涌上,要为掌门和师兄报仇,救难如来手一招从门外窜出的数十名手下也挥剑相迎,双方打作一团,各有死伤,救难如来吴天善和我两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视对方,许久只见救难如来双臂交展,劲风呼啸,暴喝一声,如同排山倒海的掌劲攻向我,我也挥剑攻出,这时,柳映雪的琴声也响起,为我助阵,我精神百倍,只见厮斗在一起,如一团黑影,掌风如狂风,掌击似雷声,尘土飞扬,日月无光,一时,那团黑影突然分开,救难如来咽喉上一道剑痕,幌了几下身体欲倒但强撑住,而我嘴角也溢出鲜血,显然也受重伤。“最后一剑是什么?”救难如来问。“一剑江南雨,天针缝天地。”我道。“佩服!”救难如来说完突然脸色僵住,脖子上涌出血来,身子往后倒去气绝身亡。黑龙邪教那数十名高手也死伤不留。于是武林各门派弟子开始忙抬出自己门派的死者和伤者,然后一把火烧掉黑龙邪教魔窟。
数月后,终南山下,我与柳映雪携手而行,“梦大哥,这里景色好是幽美。”她真是懂我之心啊,知道那样四海为家、箫琴天涯的飘泊江湖也并非是我之所愿,不就是想远离江湖一切是非纷争,和心爱的人结草为庐,宁静田园的生活吗?再一见这终南山千峰叠翠,谷幽含烟,真乃人间胜景,我深情地看着柳映雪高兴地回答:“好!”然后拥她入怀。

共 97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非常扣人心弦的短小说,让读者仿佛是在看一场武侠电影,心跟着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打斗场面扣人心弦,真是引人入胜,忘却了周围的一切。小说以第一人称“我”为主题,循序渐进的把情节展开,一个淡泊名利,心态平和武功高强的少年涌现在读者面前。但是在一次偶遇中,“我”见那受伤中年男子恼羞成怒,一改笑面,怪嗥长啸。我听此叫声:“不好——”身影已去,快如闪电。说时迟那时快,我的剑已到,一剑‘风吹雨斜’横扫那中年男子面门,那中年男子想保命必得避退,一跃,飘至丈远。因此救下了柳映雪。柳姑娘的武功虽然比不上“我”,但她也是女中豪杰。因而“我”对柳映雪就有了似曾相识的感觉,是那样的亲切和自然。在柳姑娘的邀请下,使出解数,救天水帮之危难,“我”决然的与她疾驰在回家的路上。入夜方至天水帮,远远地就见寨子里火光冲天一片打杀之声。两个人齐杀并进,打开一条血路。蒙面指挥者是催身向前,一掌拍来,力道千仞。“我”也使出我的箫音剑雨绝杀之招,只见越战越快,掌剑交错,树摇叶落,天昏地暗。双方难分胜负,识时务者为俊杰,蒙面指挥者感觉再斗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只会受伤,于是仓皇逃窜。“我”自然是胜利者,赢得美人的芳心。整篇文字构思巧妙,情节紧凑,环环相扣。惩恶扬善,仗义行侠乃做人的本分。推荐阅读,感谢作者赐稿筐篼!【编辑:海韵波涛】
1 楼 文友: 201 -10- 1 2 :28:45 作者有着丰富的想象力,看来作者是看武侠小说来了灵感吧。写的很不错,拜读了,问好! 岁月静好 海韵QQ7867 2982
回复1 楼 文友: 201 -11-01 12:06:0 谢谢编辑,辛苦
2 楼 文友: 201 -11-01 09:58:48 好久不见。今读一文,感动。是思绪游飞在翰渺的境界。 我是您不经意间忘却的一个人,您是我无意之中想到的一个人。
回复2 楼 文友: 201 -11-01 12:06: 5 问好社长大哥,好久没来。血栓闭塞性血管炎病人护理
动脉硬化影响什么症状
小孩老是流鼻血怎么回事
短暂性脑缺血吃什么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