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神煌 第九八九章 再观太初

发布时间:2020-01-14 11:48:53

神煌 第九八九章 再观太初

大约再半个月之后,大乾仙朝的疆域终于定下

元莲以及周边四十七处世界,都被全数占据加上癸宣统军,一路在九都仙庭国境之内,狂攻猛进

借助太乙神雷舰与寒晶影刃舰,远超普通空舰数倍的极速

二十天时间,也拿下了整整二十六个世界,其中甚至还有两处中千世界

不过到了此时,周边势力,也都反应过来一面朝大乾施压,陈兵国境

一方面则是联手介入,迅速瓜分九都仙庭的残余之地

癸宣兵少,只能无奈停下,转为守御

其实也无法攻取更多,夺自九都仙庭的这一部分疆土,离元莲界较远,其实并不接壤

更与其他的势力,犬牙交错

如何治理是一个难题,守御则更是麻烦,

占领容易,却未必能守住

对癸宣的见好就收,宗守其实极其满意

此时大乾的所有国土加起来,共有中千世界五处,小千世界六十九处,已初具规模

其中靠近元莲的部分,更属于少有的膏腴之地

‘前世’那一位,就是借此地丰富的财力人力崛起

只需几年消化,便可聚敛起丰厚国力

最令宗守欣慰的,还是九都圣庭供养的那些器师

宜灵素的家族,果然是影响力巨大通过此人劝说,有将近七成之人答应迁往元莲

投靠过来的寒晶影刃舰,也比预料中的多些,足达十六艘之巨

这些空舰,没有九都绝刃士坐镇,价值大失

可本身也有着可以媲美先境巅峰的战力,速度更超出普通空舰数倍,依然有着莫大价值

寻常的仙朝与修会势力都会遣一人为一界之主

负责守御之外,每年也需上交大部分的产出

修为到了神境,一般都不理俗务也不愿轻沾因果业力

所以一般都是从仙境中期的修士,挑选界主人选

宗守的大乾仙朝却不同,不设界主之位

按照宗守与陆无病一起商议定下的体制每个世界,都会分封数国都有三五名额,可至元莲世界,进入参议殿中

设镇守一名,副将二名,都不理俗务,只负责训练征召兵马,培育此界修士

再有巡抚一名,参政一名,其余如百花使令兽使等官员若干除了监管之责外,还负责征收税赋,调解诸国与宗派纠纷,以及培养各种灵药灵兽,温养各地灵脉

后二者才是重点平楚务,自有各国自己处置

只有当国君失德,或者君臣昏聩,民怨极大之时大乾才会介入干预,尽到上国之责

再有市舶使,这也是重中之重负责一应商贸事务

国策宽松,虽在本质上,其实也极尽收刮之能事,却到底温和了许多

故此新据之地,都未遇到太多的反抗诸界之民,许多都是半信半疑,态度谨慎,试探着与大乾接触

到了此时,周边形势已渐渐稳定下来接壤的玄灵修会极绝圣庭与七圣盟,或是遭遇遭遇重创,或是自身麻烦不断对大乾崛起,是有心而力不足

其余势力,则都或多或少,卷入到九都仙庭辖地的争夺中一时之间,对大乾也无瑕理会

按说还有无数的事情要做,扩建道兵,增加军力,招揽修士供奉等等

宗守却再不做理会,把一应之事,都全数抛下

恰好此时,那九艘太乙神雷舰,已经被师若兰带回云界

散往四处的兵力,也陆续抽调了回来

大概凑足一万天罡戒,三千玄狐铁骑,一套源海天罡太上诛魔襟

宗守就直接起程,离开了元莲世界

前次缴获,还包括了柳慕尘的那艘坐舰

不但装饰奢侈华丽,也极实用遁空之速,不逊色仙阶器物,本身更是一条战舰

战力可相当于五六艘地阶战舰的总和

价值自然是比不上辟魔神梭,可论到舒适度,却又超出后者无数倍

宗守这次,要随军而行,不急着赶路便干脆移到这艘被他改名‘乾天’的巨舰之上,以这艘船为坐舰

而同至船上的,还有敖坤敖怡

“宗守你真要做这蠢事?三千年寿元,这可非是说笑!”

静室之中,宗守独自坐在中央而敖坤敖怡,则各据一侧

敖怡面上,是神情淡淡她与宗守,其实并无太多交情,只因敖坤,才与宗守有了联系

敖坤欠宗守太多,她也铭感于心宗守但有什么事,她都会尽力相助,却不会多说什么

一应之事,都是宗守自己的选择,无需她来置喙

敖坤面上,却面含着几分不满

‘你宗守为苍生道,已经做的够多!可以问心无愧了今次又何需如此冒险?即便侥幸成功,你能暂时有圣境实力可苍生道此时,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无什么区别这又有何必要?”

言语愤然,也的确是万分不解,宗守的所为

“敖兄,没有苍生道,就没有我宗守今日不能说我为苍生道做了些什么,就可心安理得明知苍生道有覆亡之危,却束手旁观苍生道众生平等的理念,宗守虽不赞同,却感念其恩”

宗守摇头,不以为然

“再说即便不为这恩情,只为敖兄与师尊你二人,我也不能就此袖手这次龙影师尊和敖兄,也是欲尽力助苍生道可对?”

敖坤一楞而后默然

谁让他欠魏旭人情?这次哪怕明知苍生道,多半输定,也要赶去

这次不把欠债还上,以后怕是没机会还了他如此,龙影那老头,多半也是这般

敖怡也微微动容,惊异的看了宗守一眼

这二人之间果是心胆相照,义气深重

“所以今次苍生道灾劫,我宗守无论情不情愿都要卷入其中”

宗守失笑,眼里全是淡漠生死之意

“再说也只是三千年岁寿而已,又非是虚耗是实打实的转化成修为又何舍不得?即便用去了,不也还失年时光不着急——”

“还失年时光?你倒真是毫不在乎,”

敖坤冷哼:“旁人修行,都恨不得多活一些时间你倒好,浑不在意仙境之后,还有神境神境之后,还有圣境你宗守至多也只能活一万年的时间,你就定能保证,必定能在多少时间,突破那些劫数那些修障?以你资质积累,若按部就班,至多几千载时间,就可成圣尊,何需如此迫不及待?”

“郦无缺两千年踏入至境难道敖兄以为,我不如他?至境之后,自可长生久视还需稀罕这三千年岁寿”

宗守神情,依然平静完全是一副我以后很阔,所在现在尽可挥霍的态度

“宗守性急,不耐烦循序渐进在修行中消磨时日前途险恶,一万年太久宗守情愿只争朝夕”

还有一句话,去没说出来此术若真能成功必定能使敖坤的存在消亡之法,更是完善

甚至敖怡,也能因此而受益

不过却知这些,若被敖坤知晓,他这义兄必定不会答应

怎么看都有牺牲自己寿元,成全其道之嫌

此时不言,稍后开始之后,那时自然一切由他,敖坤想反悔也不可得

“郦无缺自然是及不上你!不过他日你若踏入至境之时,别也落到他一样,根基不稳,道途不全的毛病”

宗守听到这句,不禁冷汗有郦无缺的例子在前,他还真是有些担忧

不过这一次,他是决心已定,再不可更改

敖坤气急败坏,还欲再劝灵觉却‘望’见对面敖怡,神情凝然,微微摇头

也知再劝不赚多言无益,没好气的闷哼了一声

“罢了,这次就依你便是没有下次——”

言语间是斩钉截铁,宗守若还是如这般,不爱惜自己的性命寿元

倒不如他自己亲自一巴掌,将自己这义弟打杀了事

“这个我却不敢担保!”

宗守闻言,是哈哈大笑:“在旁人眼里,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机缘偏是义兄,要为我着急”

灵石法阵,早已布好宗守话落之时,双手印决一起,就已移动

无数的箓纹,现于这十丈室内,浮动于空中闪烁流逝

澎湃的灵潮,四下冲击甚至浓郁到溢出大阵,往室外散去

置于这座灵阵核心的那本宙极命世书,也渐渐浮起,飞临在宗守身前

一页页的翻开,恰是第五页

使这片区域的时间流速,骤然间加速了百倍

而这变化,还未休止

一个个有深奥玄妙的字符,自书中显像而宙极命世书的上方,赫然形成一个黑色雾团

隐隐呈螺旋状,甫一出现,就几乎榨干了宗守体内,所有的真力魂能

就在不支之时,侧旁的敖坤敖怡也各自一股力量,涌入进来

宗守一笑,开始口念真言

“万!道!规!仪!玄!法!空!”

七个真言,七个印决,瞬间将这术法,再拔升了一个层次

宗守元魂中,也忽然雷鸣一般炸响被一股强大力量吸摄,卷入一个莫名的所在

一片混乱,再定‘眼’看时

却见是一片混沌初开,恰是数载之前,他曾在观界仪上看到过的景致

——太初之景!

s

北京军海医院怎样
六一儿童医院的具体地址
保定治疗阴道炎医院
莱芜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福建省牛皮癣医院在哪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