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萌娘星纪 第147章 尊师赌注

发布时间:2019-09-25 17:17:51

萌娘星纪 第147章 尊师赌注

(全文阅读)

去知己楼的路上,陈默从二哥陈麟那大致了解了一些关乎鱼幼薇的事情。

当然,和所有花魁声名鹊起也没多大差别。

鱼幼薇,五年前出现在长安最大的花楼――知己楼,一出现就力压群芳,成为当家花魁。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尤其诗词琴赋堪称一绝,一曲《江陵愁》能让听者落泪,让无数人为之魂牵梦绕。

不过和其他花魁有一点不同,鱼幼薇不但不卖身,甚至极少有公子哥能进入她的玄机院与她对酌歌赋,就算当今大重王朝的圣上唐皇也不行,只能偶尔邀请她入宫弹奏。

于是有好事者就将七星子恒温,烟雨郡主江烟雨和她并称为王朝四大高冷美人。

“还有一个是谁?”陈默好奇的问。

“当然是你的三姐了。”陈麟翻了个白眼。

陈默无语,印象里小时候的三姐就有一个不服输的性格,比男人还要刚强,记得三姐曾对他说过星界里只有星将才能大放异彩,在史册留名,她虽然没有继承星名,但发誓要超越星将创造自己的星名。这种气魄当今少有。

不过三姐可不高冷。

八成是其他男人觉得难以企及才会这么人为。

“三姐虽说得过神武举状元,可是和恒温比起来还是输她不少,也不知道三姐现在怎么样了。”陈默喃喃。

思绪间,马车已经停下。

两人下了车,就已经到了知己楼,只见楼外已经有许多香车骏马,仆人陈列,据陈麟说法,这些人几乎都是慕名鱼幼薇来的。

“麟哥,你来了。”

陈麟到了一桌,已经有好几个青年男女正等着他。

从衣着和气息来看,陈默惊讶发现这些青年修为都不浅,“这几位都是长安里的朋友。”陈麟介绍了一下,在陈默耳边小声说:“都是长安一些大世家的,不必太在意。”

陈默点点头,也做了自我介绍。

“陈默?”

“你就是陈默。”

“久闻大名。”

“真是一表人才啊,麟殿下有这样的兄弟真是福气。”

几个青年男女露出惊讶之色,赞美之情溢于言表。陈默表面接受他们恭维,心底却在暗暗冷笑。

回想几十年前离开长安时那副情景,他可还记得呢。

那时得知他不能习武不得不离开长安时,那时关于长安府四殿下废物的话题已经是长安街头小巷,茶前饭后的谈资了,被人津津乐道。

“默殿下不但做出寒山拾得问这等佳句,听说这次回长安就算雷劫修士也败在手中,真是时过境迁啊,殿下的变化真的是本朝立朝以来绝无仅有。”

一名华服男子回忆起当初的事情也不由感叹。

几个人点头,深有同感。

“过去的事情提他做甚,这次我四弟回来就是想让那些小看我们长安府的人睁大狗眼看清楚了。”陈麟撇了撇嘴。

“说得好。”众人抚掌大笑。

陈默看了下知己楼,发现来得人不少,长安不愧是卧虎藏龙之地,有好几个居然有三花聚顶的气息。

“今天是怎么回事,人这么多?”陈麟问道。

“今个是玄机院每周一次的‘入玄’,麟哥你都忘了。”一名青年笑道。

“入玄,对了,我四弟回来,都忘记这事了。”陈麟恍然。

“二哥,入玄是什么?”

“殿下不知,幼薇的玄机院一般人是不能进的,只有破解玄机的才可进入。”

“这么高调?”陈默眉头一扬。

“此女可是很聪明的,利用这点来挑起各方的兴趣让自己独善其身,不简单呐。”陈麟眯起眼睛。

“二哥也没破解出玄机吗

萌娘星纪  第147章 尊师赌注

?”陈默问。

陈麟摇头,一副根本不可能破解的表情。

陈默对这个故弄玄虚的鱼幼薇也有些兴趣和他们聊了一会,这中间,又来了不少出身豪门,官位显赫的弟子过来敬酒。

关于陈默的事情如今在长安家喻户晓,无人不知,文有禅家经典,武能力挫雷劫,放眼大重王朝都找不出第二个了。

正聊的欢,突然同桌一名男子低声说道:“太子殿下来了。”

“嗯?”

陈默和二哥投去了目光,一名黄色锦绣袍子的男子大摇大摆走了进来,这男子风度不凡,举手投足富有魅力。

在他周围簇拥着几个华贵男子,其中就有打过交道的唐伦。

男子看见了陈默,眯着眼睛,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走来。

即使是陈麟也不得起身行礼,说道:“连太子你都来了,幼薇真是好大的面子。”

当今的太子殿下唐风年年有三十,但保养的极好,面如冠玉,儒雅翩翩宛若少年,在他身上,陈默明显感觉到他的三花已经大成,身上的精气神浑然一体,有了返璞归真的气息,显然到了雷劫阶段。

“就是父皇对幼薇姑娘也十分喜爱,本殿这么做也是应该的。”唐风微微一笑。

“唐风,你这次也是想要入玄咯?”陈麟似笑非笑。

“当然,此次入玄,本殿是很有信心的。”‘幼薇入玄’是现在长安世子中最有名的活动,能进入幼薇的玄机院是一件非常有面子的事情,唐风虽然贵为太子,但是在国都长安名声却远远比不上长安君的世子殿下,心里也是卯足了劲想挫败陈麟他们的风头。

唐风望去陈默,笑道:“陈默弟真是好久不见了,此次重回长安想必感慨良多吧。”

“长安和以前没什么变化,没什么感慨的。”陈默回敬:“昨天和唐伦有些冲突,还请不要介意。”

“无妨。”唐伦强笑了下。

唐风道:“不过我听唐伦说,陈默弟误会江烟雨是隐瞒年龄来参加神武举的,虽然知道陈默弟对神武举心切,这样想也难免,毕竟江烟雨的确是旷世绝今的奇才,要是早四年参加,说不定那届神武举的状元就要换人了。”

这厮说得圆滑,上一代的神武举状元乃是陈默的三姐陈鸾,他这么说一来向众人澄清了江烟雨没必要隐藏年龄,她有绝对强大的实力得魁,二也是稍微讥讽陈默心态不对,俨然将两人当做对比。

陈麟脸一沉,愠怒,但是唐风说得滴水不漏也不好发作。

陈默悠悠说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烟雨郡主的确是奇才,但唐风殿下这么笃定她能得魁却是盲目了些,作为未来一国之君,唐风殿下的目光可要长远些啊。”

众人脸色一变。

这长安府四公子果然和传言中一样胆大包天,居然敢暗讽太子短视。

唐风那边的人脸色不太好看,和陈麟感受可谓一样不好发难,这牲口可是昨天打败雷劫的武者,谁敢去触霉头。

“四弟,你怎么能这么说唐风殿下呢,苗条淑女君子好逑,殿下这么看重江烟雨是个男人也能理解嘛。”陈麟心中大爽,出言说道。

唐风眼中闪过一瞬即逝的寒光,旋即淡然一笑:“这么说陈默弟是觉得自己能在神武举上夺魁了?”

“如果连这点信心都没有,那么我也不会参加神武举了。”

“好。”唐风冷笑:“既然如此自信,那和本殿赌一个怎么样?”

“打赌?”陈默眉头一皱,没料到他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当然,陈默弟有信心,本殿也有信心,可不是你所说盲目之人,既然如此,我们就赌一个。”唐风露出得逞之色。

有意思。

“不可,唐风你乃是太子,未来一国之君,怎么能随意和人下赌。”陈麟急忙阻止。

唐风瞥了他一眼,不屑道:“怎么,长安府是怕了?本殿当然不赌金钱,这太庸俗。”

“赌什么?”陈默阻止了二哥要说的话。

“谁输了就奉谁为师。”唐风冷冷说道。

此话一出,顿时全场哗然。

韩愈在师说有过古之学者必有师,在大重王朝为人师表那是非常有地位的一件事,即使是皇帝也要尊卑分明,尊师者,以后言行都得毕恭毕敬,唐风敢下这个赌俨然就将自己表现的像个磊磊君子一般,这种气度在太子身上展露出来可谓服众。

当然,他还有一个打算,如果陈默输了,从此以后奉他为师,那么长安府日后谋逆,陈默个人都将背负万世骂名,遗臭万年。

他这么一说,陈默这边就已经没有拒绝的余地。

“太子殿下怎么能尊我弟为师,这不可。”陈麟还想制止。

唐风冷笑:“若是本殿真的输了,你四弟也是给本殿的好好上一课,是本殿老师又如何。不过要是你输了的话,就请长安府给本殿道歉就是。”

想让长安府道歉,这分明是让天下人知道长安君屈居人下,对长安府是绝对的羞辱。

“好,既然太子殿下这么有兴趣,我就和你赌了。”陈默轻描淡写的点头,浑然不把此事看得太重。

唐风皱起眉:“你答应了?”

“为什么不答应?在下也不愿大重王朝出个昏君,如果能教教太子,也是好的。”陈默哈哈一笑。

唐伦在旁抽了口冷气,这牲口胆子太肥了。

唐风也不计较:“好,今日在场所有人都是见证,神武举若你陈默屈居江烟雨之下,就别怪本殿不给长安君的面子了。”

“那在下就冒犯了呢。”

“哼,本殿拭目以待。”

全场目光都盯着两人,气氛极静。

说了几句,唐风转身就走入自己那桌,唐伦在旁道:“唐风大哥,干嘛和这种人打赌,那小子城府深的很。”

“怎么?你觉得本殿会输吗?”唐风冷冷说道。

“不是,只是觉得那小子答应这么痛快。”唐伦也是有些害怕陈默了。

唐风露出鄙视,心中暗骂了一句废物:“江烟雨绝世奇才怎么会输给这种那个废物,今次的神武举,你等着瞧好戏吧。哼哼,能帮父皇解决长安君的事,本殿今日心情大好。”

“要是能夺得入玄,殿下可就风头盖过那个陈默了。”一名男子恭维的说道。

唐风微微一笑,目光望去二楼。“鱼幼薇当然也是本殿的。”

运城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运城治疗牛皮癣费用
运城治疗牛皮癣医院
运城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宜昌好的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