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超玄幻三国 152、玄功战术法(求订阅月票)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9:20

超玄幻三国 152、玄功战术法(求订阅月票)

楚河一直无法理解,为何同等层次,文人要比武者厉害,从他遭遇的文士武者来看,大家也就是半斤八两平分秋色。

楚河还道是文人自己的吹嘘,毕竟笔墨喉舌都掌握在文人手中,吹嘘自己很是正常。

如今他方才知道,这并不是文人吹嘘。

像陈保这样,简直随身带着一支军队的结胎大学士,别说是秦胜男这个四品武宗,就算是五品铜炉宗师,都是无比头疼的。

也难怪好胜要强的美女老师,都等到银枪入手,才对陈保发动攻势!

秦胜男仿佛丝毫不在意陈保使出种种神异术法,只是抿着嘴唇,银枪化作一团寒光,将自己护得水泄不通,银球过处,电光喷吐,便是山石崩飞豆兵齑粉,没有对陈保发动任何直接攻势,而是专心一志的和豆兵纸将战斗。

楚河相信,自己的美女老师战斗经验丰富,这样做,肯定是有深意的。

联想到师尊变态的体质还有那黄品山岳武胆,可以快速恢复元气,楚河略微一想,便知道师尊是打算和陈保打消耗战。

楚河担心的是,作为五品结胎大学士,除了这些辅助术法,就没有威力强大可以威胁到四品武宗的术法手段?

他忍不住使出天眼,朝战场看去,这一看,多少看出些端倪。

这些豆兵纸将,实力确实是引气层次和凝血境界,不过,并没有气运天赋的属性,而且体质异常虚弱,防护力不强。

最重要的是,这些纸将豆兵,随着战斗的持续,属性在不断减弱,显然是依靠自身的元气维持,一旦元气耗尽,便会显出原型,没有任何威胁。

祝盛也是看得脸色异常凝重

,低声对楚河说道:“这个结胎大学士确实厉害之极,按照为兄推算,正常情况下,哪怕是结胎大学士,都不可能如此快速的召唤出诸多豆兵纸将,还画地为牢困住秦府长。”

他停了一下:“怕且这陈保,拥有的是瞬疾文心,可以极快施展法术,一旦秦府长内劲跟不上,定有凶险。”

楚河心中一沉,急忙问道:“难道这陈保还敢当众杀我师尊?”

祝盛摇了摇头:“这倒不会,就怕陈保心狠手辣,暗下毒手,毁了秦府长的武胆!一旦武胆被毁,跟杀了秦府长差不多!”

天养学府其他人,没有祝盛这个转灵学士的眼力,也没有楚河的天眼,看到的却是秦胜男神威大法,银枪如龙似电,转眼之间,便有数十豆兵被她击杀,还道是秦府长占据上风,神色反而兴奋激动。

秦府长如此犀利,代表的可是天养学府的颜面,若是说出去,秦胜男能抵住五品大学士,天养学府定然能名声大震,成为秦州城第一学院也说不定。

不过,楚河和祝盛,都是注意到,不管秦胜男如何突击,都走不出陈保画下的圆圈,往往到了圆圈边上,哪怕没有任何豆兵纸将阻挡,秦胜男都诡异的转到一边,仿佛前面无路可走。

楚河也不明白,明明就是一条不过一尺深的沟痕,秦胜男为何不迈步过去,只要出了圆圈,便可逼近陈保,直接对他发动攻击。

祝盛看到楚河疑惑眼神,解释说道:“这是五品大学士的画地为牢,拥有极其神异之力,里面迷雾重障,乃是战阵的一种。”

“外人看来,并没有什么异常,但圈中之人,如在迷雾之中,不辨方向,秦府长很可能不知道陈保身在何处。”

“据说无双国士的画地为牢,甚至可以一笔勾画百里方圆,困住上万强兵!”

楚河皱眉问道:“不是说文者最怕战场血气,怎能困住上万强兵?这画地为牢,又如何破解?”

祝盛苦笑一声:“文者是畏惧兵将血气,但并不是完全不能与兵将对抗,只是实力遭到压制而已,一般的五品大学士,对付数百精锐兵马都不成问题,更别说八品无上大国士。”

“如诸葛文相这样的大国士,一旦使出画地为牢之法,配合八卦阵,便是三两万兵马都能困起来,甚至将他们直接困死!”

他停了一下:“为兄也是刚刚从藏精境进入转灵境,只知画地为牢的厉害,却无法修习,也难知破解之法。”

“为兄听说,这画地为牢之术,可以用血气破除,又或者等施法之人文气削减,难以为继,才能破了这法阵。”

他正说着,秦胜男忽然沉喝一声,仿佛对这战斗已经感觉到不耐烦,手中银枪陡然脱手而出,竟然化作一天银龙般呼啸而出。

银龙所至之处。瞬间将数十豆兵击成齑粉,便是两个铁甲纸将,都被秦胜男一枪洞穿身体,化作一张失去颜色的纸张飘然落地。

陈保还是那副淡然模样,又是拿出一把豆子洒落下去,白烟升起,豆子忽溜一转,再次化出上百豆兵,形成阵势的朝秦胜男杀去。

而且,陈保口中长吟一句“夫天地兮,雷威莫匹”,同时手指一划,便见天字雷字接连浮起,化作一道碗口粗的天雷,轰然朝秦胜男头顶劈落下来!

楚河心中猛然一提,比起豆兵纸将,这道天雷的威力不知强了几倍,简直有将一切都击成齑粉的气势,便是楚河拥有四重金钟罩的防护之力,自问都无法承受下来!

这陈保真厉害到了极点,竟然可以召来如此恐怖的雷霆!

秦胜男抬头望天,冷哼一声,伸手一招,飞出去的银枪陡然飞了回来,竟然直接朝着狂雷一枪刺了出去!

狂雷轰隆炸在银枪之上,顿时便见银枪一抖,秦胜男浑身一震,脸色陡然发白,显然在这一击之下,已经负了轻伤!

陈保略微意外,沉声说道:“想不到你居然能接老夫一道天雷!”

说着,他再次挥动大笔,一个个真文以惊人的速度浮现,化作狂雷巨石,简直如同末日降落,狂雷落石接连不断朝着秦胜男轰击而下。

而且,那些豆兵纸将,也趁机朝秦胜男杀了过去,刀芒闪耀,枪气如虹,显然也不可小觑!

秦胜男眼中没有丝毫惧意,反而沉喝一声:“你能使出多少术法,本府长就能接下多少!”

她双脚稳稳的站在大地之上,竟然没有任何的躲闪避让,银枪寒光喷吐,不断击碎挑飞轰击而下的狂雷巨石。

同时,另外一只玉手,凌空虚击,幻化出无数掌影,将围攻过来的豆兵纸将拦在了三丈之外,任何进入三丈范围的豆兵纸将,毫无例外的都掌印击碎,气势一时强横无双!

演武场内的大战,天养学府学子看得担忧不已,但长河学院这边,陈恕和陈高也是脸色难看,万万想不到秦胜男的实力强大到这个地步,就连陈保亲自出手,都难以将她拿下!

万一陈保无法重伤秦胜男,等他离去,日后秦胜男定然要找他们复仇的!

咸阳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阜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梅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咸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阜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