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星月】灯(微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55:55
“噢,我知道了。今天的日记写了吗?”
“你再说一个我就写。”看着小孙女欢欢那企求的目光,我这个当爷爷的只好说一个老辈子的谜语给她应付应付:
“一颗豆,大不大?一个屋子盛不下——打一物。”
“……”
“猜不着就快写日记吧!”
“你告诉我谜底,我就去写。”
“谜底是‘灯’。”
“不对,不像,爷爷你抬头看一看像吗?”她的眼睛瞪圆了,用手指着头顶上明亮的电灯说。
“这个谜语的谜底确切地说应该是‘油灯’。”我说。
“什么是油灯啊?我怎么没见过?”
“油灯嘛,我们现在已经不用了,在二十多年前我们还用呢。这种灯下面是一个两寸见方的油壶儿,里面装着豆油,上端是一段比铅笔杆要细的小管儿;里面通出一条棉线油捻儿,用火点起来就能照明了。火光有黄豆那么大,晚上在它照耀下的东西虽能看见也看不很清楚。”……——
说到这里,蓦地,在我头脑中闪现出了一幅画面:
在一个漆黑而又漫长的夜里,一间小屋里两块青砖上端放着一个沾满油污的油灯。它点燃着,在它的照耀下,近旁一个瘦小的驼背老妇人在纺着线。那架纺车在嗡嗡的响着,她手中的棉条儿很神奇地被拉出一条长长的银丝……
“爷爷,你怎么啦?!”欢欢的声音叫醒了在那里发愣的我。我的思绪飞回到二十年前,并由口中溢出——
“当年,我的母亲就是在这种油灯下纺了不知多少个夜晚的线,在最困难的年头儿,她为了节省下一些油钱,晚上甚至摸黑纺上一宿一宿的线……”
“她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用上亮得多的电灯吗?”欢欢听得认真了,她眼睛一眨一眨的问。
“那是后来的事了。赵福瑞——老井边石头上常坐着的驼背老头,去年死了的那个——总在外地给人当厨师,回来的时候跟乡亲们提起过电灯,说是城里人用上了一拉绳就亮的电灯,晚上会跟白天一样亮。
“她听了之后就放在了心上,晚上她摆好纺车,拨一拨灯芯说‘唉,要是有一天能在一拉绳就亮的电灯下纺上一宿的线,那我第二天就死也值了。’”
“她到底用上了电灯吗?”
“又过了几年,公社(就是现在的乡里)传出了风声:要给每家都安上电灯。并说南边几个村已经安上了。这时已患病躺在炕上的她高兴得几夜没有合眼。‘可要用上电灯了!’她歪头望了一眼静静地停在炕东头的积满尘土的纺车,动情地说。
“可是我们清楚,她患的是肝癌,且已经到了晚期。为了能使她尽早地用上电灯,我连夜赶到了公社,求他们给提前安上电灯。果然,第二天公社就派来一名电工,给安上了电灯,只是由于线路还没有通到咱们村,灯一时还不能亮。
她不能动一动头了,也不再说一句话,只有眼睛睁得大大的。她静静地注视着这吊在屋顶上的葫芦似的东西……”
“她到底到底等到电灯亮了吗?”欢欢瞪圆的眼睛通红了。我没有回答她。
她哭了……
院子里的天更黑了,屋子里的电灯更亮了。
欢欢回自己的屋子里睡觉了。我随手打开她落在我屋里的日记本,见今天的日记中有这样几行文字:
“……爷爷的母亲纺线用的灯是很不亮的油灯,她很想用到明亮的电灯但没有用到过,我却天天用。我一定要在明亮的电灯下努力学习。”

共 12 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电灯,我们每天都用着,习惯了,就感觉不出它的珍贵了。故事由一则灯的谜语引起,孙女缠着爷爷猜谜语,爷爷的谜语的谜底是灯,确切地说,是油灯。现在的孩子们,是想象不出油灯的样子来的,只有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出生的人,对油灯的印象才会记忆深刻。爷爷回想起母亲当年在煤油灯下纺线的情景,想起母亲对电灯的渴望,临终,也没看到一屋子的灯光。孙女悄悄哭了,她懂得了拥有的光明和幸福,学会了珍惜拥有,懂得了得努力学习,不辜负生命。很有教育意义的小说,推荐阅读!【编辑:红尘有爱】
1 楼 文友: 2015-09-2 14: 5:07 感谢千里赐稿,问好! 轻拥沧桑,笑语流年
2 楼 文友: 2015-09-2 14: 7:51 从油灯到电灯,是社会的变迁发展,珍惜拥有的幸福生活,才会得到更多的幸福。 轻拥沧桑,笑语流年
 楼 文友: 2015-09-2 14: 8: 期待更多的佳作,祝创作愉快! 轻拥沧桑,笑语流年肠道感染吃立可安见效快吗
热淋清颗粒成分是什么
小儿口臭
小儿积食是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