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异界娇宠 第五十二章 麻醉毒针

发布时间:2020-01-14 18:00:24

异界娇宠 第五十二章 麻醉毒针

待二人逐渐走近,才看清二人手上竟捧着托盘,上面盛放着红嫁衣、头饰、金首饰等。喜庆鲜艳的色调,在阳光下夺目耀眼,舒晓恩一瞧,心却不断往下坠落。

正式通知她的人,终于还是等来了。

真不知道今晚怎么苦熬才能等到明天?又该怎么脱身才好?

舒晓恩头脑发蒙,听不清外界的声音,只听到心跳声一下跳重过一下,有一种逃不过宿命的绝望感蔓延四肢,她身体开始僵硬发麻,仿佛觉得灵魂离灰飞烟灭也不远了。

“五公子一听说娶的人是二姑娘,人就立马清醒。”何妈叹道,“可真是神了。”

麻大娘接话笑道:“那这可真是天赐的喜事啊!”

何妈咧嘴笑道:“中原王觉得这是好事,让咱们老爷提早准备,就今晚要把二姑娘给娶过去。中原王意思这晦气夜里一冲,夫妻不仅幸福美满,这日子也会长长久久的。”

工寻喜插话道:“这就是命呢!还真想不到,五公子只见寻欢一次,就用情这般深。”

何妈跟麻大娘二人目光对视,笑看了眼二姑娘方向,只见二姑娘闻言面色更加苍白,抬眼冷冷凝视着大姑娘。她们二人看着也觉得不自在。

舒晓恩深深吸了口气,她骨子里对傻二有一种恐惧到极致的害怕。此时撞见工寻喜那双似笑非笑的眼,她心里添堵。

“你也别羡慕!命这种东西都会变得,谁好谁坏不都得看几年才知道么?”舒晓恩心中也不明白这话出口的意义,只觉得张开便不经大脑审核说了出来。

大概是经历过两世吧,让她对命这种绝对性的感觉不太信,总觉得凡事都在变,怎么变,会变成什么样的轨迹才叫做命。

而不是眼下一时。舒晓恩心想,她一定会逃出去的!绝对不会跟傻二过那种夫妻命!宁死也不要这种命——抬眼瞥见托盘上盛放的新娘衣物首饰等物,心底又突然涌现出一股绝望。

没想到竟会把时间定在晚上?!到时候纵然闯出去也不能蒙混在人群里,也不能及时摸出中原城……

舒晓恩越想越害怕。

呆呆站了一会,也没有听到面前几人又说了几句什么,她只觉得心好累,转身想关在屋里一个人静静。走开两步,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跟来。舒晓恩顿住脚步回看,迎面的却是工寻喜一双笑中透着冷意的眸光。

舒晓恩想到昨夜发生的惊险一幕,便觉得这时候更不能跟工寻喜独处!

她开口想要委婉劝走工寻喜,却听工寻喜先她开口说道:“妹妹,咱们小时候总待在一处睡觉,今晚你就要出嫁了,以后咱们姐妹独处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工寻喜一边说,一边用手亲昵揽舒晓恩肩膀。

舒晓恩只觉得被按住的肩膀刺疼了一下,浑身顿感酥麻不受控。

工寻喜头也不回嘱咐道:“何妈,你们等我们两姐妹一会儿吧。”说着还俏皮的笑出声。

何妈来这之前,已经知道大姑娘跟夫人保证,只要让大姑娘跟二姑娘独处一会儿,大姑娘自有办法劝服二姑娘上花轿不闯麻烦。这时候一听大姑娘这句话,何妈心里便明白了,扯着麻大娘一边去闲谈。

舒晓恩有一段路无法反抗,浑身就仿佛被无形屏障定格住了,就在工寻喜拍她右肩那一刻,这种诡异的力量便显现了。

快到门槛边,舒晓恩手腕上黑雾手镯黑光一闪,那股酥麻感才消散了。舒晓恩趁机用力一推,没有防备的工寻喜脚下一滑,狼狈摔在地上。

舒晓恩看向跌坐在地的工寻喜,担忧道:“姐姐?”

何妈跟麻大娘一愣,不明白这两姐妹又闹了哪一出?

何妈快步上去搀扶脸色难看的工寻喜,想到刚刚余光瞥见的那一幕,心里寻思着二姑娘怎么这般行事作风,嘴上也不讲,只关心问道:“大姑娘,没摔伤吧?”

麻大娘见了这副模样,心中冷哼,快步上前,目露关心看着工寻喜。

工寻喜道:“没事。”

心中却更乱了。没想到她妹妹工寻欢都已经成废物了,又中了黑纱女子送的麻醉毒针,居然还有反抗的能力?

难道是灵脉并没有断,祭起防御结界?所以刚刚银针才一直扎不深?

工寻喜思及此,目光又再次看向舒晓恩。那寻欢如果灵脉没断,背负所有人笑话又是想要什么?报复父亲吗?

想到寻欢是很有可能做这种偏激的事,工寻喜低垂眼眸,心中一时间说不清什么滋味,是怜悯、嘲笑又或是心疼?。

“何妈、麻大娘,你们都进我屋里坐一会吧。”舒晓恩实在不想跟工寻喜独处,这何妈看样子是要留下来盯着她的,舒晓恩便也邀请了麻大娘,这样何妈跟麻大娘闲谈,她也能在一旁冷静想想。

何妈笑着应了,扶着不说话的大姑娘一道进屋,麻大娘跟在身后。

舒晓恩一直觉得右肩很不舒服,似乎有根针尖扎入肌肤,手一摸果然就摸出很小一根银针,针上有一股古怪药味,闻着只觉得不舒服。

幸好昨晚那次危机过后,她学乖了,穿了傅杏送的贴身软甲。否则这一根银针全都刺入肉中,不敢想会有什么糟糕的后果。

舒晓恩嗅到针上仍残留一股古怪刺鼻药味,便用手帕包了藏到身上。

工寻喜坐在一边闷不吭声,何妈跟麻大娘便闲聊了起来。

夕阳西下,前院那边传来喧闹声。

过了不多时,武惠笑才抽空赶来翠竹院,她身后跟了面生的几个婆子,都是今日临时找来帮忙的,一到翠竹院,便把喜字、红灯笼等物四处布置。

武惠笑走进屋,眼睛扫了眼面色阴郁的工寻喜,又落向心神不宁的舒晓恩,心里就猜了七八分,笑道,“我从没见咱们家有像今日这般热闹的,寻欢真是好福气!”

何妈跟麻大娘都笑了,知道二姑娘此时心里不大爽快,不一定会回答夫人的话,二人便乐的讨好夫人,笑着接了口说些吉利的话,一屋子气氛顿时热闹了起来。

屋外屋内张贴了喜字,又增添了几件喜庆花纹摆件,大喜热闹的气氛才算进了翠竹院。

舒晓恩眼皮一跳,看向武惠笑,道:“这么快就请了客人来么?”

武惠笑猜不准舒晓恩这话几个意思,抬头看她一眼,便笑道,“先来的几个客人都是咱们工宅往日关系较好的,都是提前过来帮忙的,晚一些时候,咱们工宅就该大开门迎客入门了!”

话音刚落下,就听得屋外头传来一种古怪的声音。武惠笑听了声音便站起身,笑道:“瞧他们心急的,这么快就把结界撤去了,等一会该是开门大迎客了!我怕他们忙不过来了,先过去瞧瞧。晚些再过来看你。”

武惠笑抬扫视屋内屋外喜庆气氛都布置妥当,往外走了两步,又担忧起了一桩事,顿住脚步看了眼闷不做声的工寻喜,“寻喜,你要跟寻欢说的事讲了没?”

北京首大医院预约专家号
上海徐浦医院可靠吗
长春权威妇科医院
南充癫痫病医院在哪
邯郸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