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荷塘】第一集 困惑(影视剧本)

发布时间:2019-09-13 05:36:49
第一集困惑
这是一个初秋的夜晚,乌云悬挂在半空中,让人感到有些窒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碎了黑夜的沉静。一匹战马跃出地平线,飞速疾驰在从四川横穿甘南去往卓尼的路上。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让这个迭部尖尼旗长如此十万火急,昼夜兼行呢?这让人很难猜测。
红一方面军坚持毛儿盖会议决议精神,红军主力跳入了甘南向黄河以东进发,首先打到甘东北或陕北,或打到苏联边界去,打通国际联系,得到国际的帮助,整顿休养兵力,扩大队伍,创建根据地,再向东发展。
时间一分一秒地穿过甘南苍茫无垠的寂静群山,对红军来说,困难也在一分一分地急剧加重。前进的路充满艰辛和不测,但革命的圣火依旧不熄地传递着,那些曾经像火焰般燃烧的生命,在今天仍然散发着炽热的温度。
此时的红军部队经历了长期的顽强跋涉和战略大转移,补给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当这支部队从四川省北部若尔盖县巴西村,沿包座河进入甘肃境内到达俄界时,几近断粮绝路。
在川甘交汇的岷山峡谷地带,森林密布,山峦重叠,群峰逶迤高耸,这是一处被大自然格外眷顾的地方。达拉河穿行岷山,阻断南北交通,使其成为沟通甘肃与四川的唯一天堑通道。在这里,一个罕为人知的村寨也随着红军长征而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俄界,藏语“高吉”,是迭部县“红色火炬,绿色长征”革命圣火的采集地。
19 5年9月11日的傍晚,寨子里突然来了一支陌生的队伍,藏民们全部都躲到了附近的山上,悄悄观察着他们。
寨子里空无一人,荷枪实弹的哨兵戒备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保卫的核心就是寨西边的这个木楼和土屋,也就是现在年秀的家。
毛泽东坐在木楼的木梯上,不停地吸着香烟,内心无比困惑。重兵在握的张国焘并没有履行毛尔盖会议决策,继续留守在川西。而人困马乏的一方面军走出草地后,剩下的只有八千多人,不用国民党重兵围追堵截,就是杨积庆的藏兵也会让红军全军覆灭。
在进入甘南前,红军长征虽然有“北上抗日”的大方向,但一直没有明确具体的计划,国民党处处围追堵截,更是让红军陷入了万般艰难的处境。9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这里召开了历史上著名的俄界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张闻天、博古、毛泽东、王稼祥等21人。会议讨论了张国焘同志分裂党、分裂红军的错误和部队整编问题,并坚定了继续北上抗日的决心。正是这次会议,使俄界成了中国革命史上一个不可忽略的地名。
作为卓尼土司杨积庆的心腹,26岁的杨景华已经是驻扎在华儿干山的最高首领。而杨景华日夜兼程的目的,正是为了向卓尼土司杨积庆禀报,由毛泽东率领的中央红军——第一方面军已率先来到了甘南,进入了所辖区域。杨积庆此刻将要做出一个至关重要的选择,他的决定或许关系到十九代土司王国的荣辱兴衰。
“他们是来抢占地盘的吗?”杨景华给出了回答“只是借路而行。”他们为什么要进入甘南?这是杨积庆心中的疑虑。“他们打算北上抗日,希望司令给予方便。”杨景华的回答显然无法让杨积庆痛下决心。此前绥靖公署主任朱绍良转来蒋介石的手令,曾三令五申地指出:务必在迭部达拉沟一线,各峪谷关口部署堵截红军,坚壁清野,协同鲁大昌新编14师将缺衣少粮、疲惫困乏的红军歼灭在深山峡谷之中!
国民党的企图很明显:一方面想要削减卓尼土司的势力,一方面却还要借助他剿灭红军,这是一个一箭双雕之计。
杨积庆落入了进退两难的处境。但是,他必须要在痛苦中作出抉择。
19 5年9月1 日傍晚,红一方面军翻越达拉沟进入了空荡荡的旺藏乡,空无一人的寨子,让每个战士都有些揣揣不安。悄然进驻了旺藏寺和附近休整待命的8000多名红军战士,忐忑地驻扎在这个藏传佛教的寺院周围。在这个细雨缠绵的傍晚,毛泽东冒雨拜会了寺院的活佛,同他们一起深切交谈……
当时,甘南叠部地界上的藏民同胞基本都躲进了深山中,偶尔留下了一部分少量的妇女儿童。只要是毛泽东能碰到的,都要坐下来,与她们一起沟通,攀谈她们目前的生活状况。当然,当时没有人知道,这位平易近人红军就是新中国的领袖——毛主席。
旭日冉冉升起,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花窗,泼洒在旺藏乡次日那村的一处旧居。薄雾轻弥的屋内,桑杰点燃了一枝香,插入香炉,这便预示着新的一天的开始。每天,为毛主席的照片上一炷香,已经成为了桑杰的一种日常习惯,从他的眼神中依稀可见对毛主席运筹帷幄的敬仰,以及那至关重要的一夜。
中央红军自从江西瑞金出发以后,始终处在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之中,如今红一方面军只剩下这8000多人,他们所面临的处境更是十分沉重。东是岷江,南是雪山,北有草地,而“西北剿匪”第1路军第2纵队司令胡宗南的部队几乎封锁了红军北上的所有通道,此时的中央红军已经被逼到了绝境,突破腊子口这道天险,脱离鲁大昌新编14师的层层堵截是当下至关重要的,而此时的中央红军不仅实力薄弱,人困马乏,粮食奇缺,预期计划很难实行。
其实,桑杰原本不知道当时住在自己家里的是毛主席,他只知道这是一位红军的首长。1978年,萧华、陈昌奉两位将军亲自指认这是毛主席住过的故居,桑杰才意识到,当年住在自己家首长就是毛主席。萧华告诉他:“这个地方不但是你们家的财富,也是全国人民的财富,是扭转红军命运的地方!”从那一刻起,14岁的桑杰就和奶奶一起守护着这个红色圣地。
19 5年9月1 日的那天深夜,是毛泽东最困惑的一夜,毛主席后来描述道:“这是他一生中最黑暗的一天!”当年,桑杰家的房子是上下两层,和现在一模一样,这完全归功于桑杰。在这个淫雨霏霏的夜晚,二楼毛泽东住宅的旁边的小木屋里,成为了临时指挥所。从进进出出的红军指战员的脸上,就会感觉到异常的紧张。
毛泽东主席伏在简陋的地图上排兵布阵,目标显然就是腊子口。
如今守护了这里四十年的桑杰已经是儿孙满堂了,女儿杨花在乡政府上班,是一个包村干部,她每天都穿梭在老区的藏族农牧民家里,向乡亲们传递着党中央的信息,还要帮助父亲桑杰补习红色文化,解读长征的历史,丰富他的知识面,使父亲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讲解员。
52岁的桑杰每天接待着四面八方的游客,虽然是免费开放的,但他的内心却充满了自豪。旁人或许不会理解,但是对于桑杰而言,无论是四十年还是一辈子,这都更像是一种使命。桑杰的儿子在外地打工,但是,桑杰一直在给他灌输着守护革命遗址的重要性,儿子表示一定会继承父业,坚守这圣地,让革命圣火代代相传。
杨积庆终于做出了选择。
19 5年9月杨景华接到了杨积庆的密令:“旦子,如果红军来了,不要堵击,将已破坏的达拉沟栈道、尼傲峡木桥尽快派人修复,让其顺利通过,严防群众不得从山林中向红军放冷枪,并派人设法暗中与红军取得联系,粮食不必坚壁清野,开仓避之。一切需要在保密中进行,以防走漏消息。”当年这张普通的信函,如今成为了珍贵的文物,被存放在卓尼县杨积庆纪念馆中。
原来,当他知道红军是“抗日反蒋”,“不压迫番民”的信息之后,土司杨积庆对身处绝境的红军生出了同情。为了在夹缝中保存实力,求得生存,他一方面故作响应命令,调兵遣将,准备出击,一方面,却冒着风险,暗中派心腹杨景华秘密与红军取得联系,巧妙安排帮助红军。
此时的杨积庆或许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将对中国革命的未来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而杨积庆之所以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一半归功于杨景华与红军的秘密接触,另一半则归功于他的两个好朋友洛克和范长江。
1925年,作为甘南这片土地的主人,杨积庆热情地接待了美籍奥地利探险家——约瑟夫.洛克。在卓尼土司杨积庆的关照下他开始了在迭部地区的考察。他在日记中写到:“这里的峡谷由千百条重重叠叠的山谷组成,这些横向的山谷孕育着无人知晓的广袤森林,就像伊甸园一样,我平生从未见过如此绚丽的美丽景色,如果《创世纪》的作者看到这里的美景,就会把亚当和夏娃的诞生地放在这里。”
洛克所说的正是扎尕那——一座隐于世外的桃源乡,山势奇峻、景色优美,犹如一座规模宏大的石头宫殿,时至今日,每当春暖花开的时候,前往这里写生和自驾游的人依然络绎不绝。
在杨土司的热情欢迎和竭力帮助下,卓尼向洛克敞开了怀抱,而洛克,也在和杨积庆相处的这两年时间里,教会了他英语,还向他讲述了自己在世界各地的所见所闻,并向杨积庆描述分析了整个世界的格局。这不仅让杨积庆彻底开阔了眼界,也让本来就开明外放的他彻底打开了思路。
19 5年的8月,是卓尼一年中最美的季节,它的存在就像一个草原的姑娘蓄势优雅的绽放。这一天的卓尼土司接待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他就是天津《大公报》的特约通讯员——范长江。这个出生内地,年仅25岁的年轻记者和统领着藏族四十八旗的杨积庆一见如故,并迅速成为了好朋友。彻夜的深谈,让这两个相差近二十岁的人,对国共两党的形势进行了仔细地探讨,对于红军究竟如何走去,虽尚未可知,但范长江断定,红军已趋洮夏两流域的可能最大,而且此种重大的军事变化,最多不出一个月之内,即将具体表现。杨积庆对范长江的一番分析感到赞佩不已,面对国民党政府对卓尼土司势力的虎视眈眈,杨积庆为了维护家族500年的基业,思索着应对红军的万全之策。他知道,对于兵困马乏、弹尽粮绝的红军而言,从俄界到腊子口的这段路程艰难险阻,即使不正面出击,就靠毁坏道路、沿途袭扰,也能将这 00多里的山路,变成红军的一道死线,中央红军是生是死的命运,即将取决于杨积庆的一念之间。而之后杨积庆在甘南的秘密行动却也为自己的人生,埋下了伏笔。
当太阳从腊子口的山脊缓缓升起时,晨曦由暗淡的灰色变成了一片金黄,那旭日的光彩千变万化,多彩多姿,万道朝霞映射在腊子口战役的纪念碑上,让这里充满神圣、神奇。
那是19 5年9月15日的拂晓,红一方面军在得到了杨土司的暗中帮助后,先头部队从仙人桥翻过大山来到了崔谷仓,意外地发现了杨积庆的粮仓,内存二十多万斤粮食。如果红军在崔谷仓得到的是一份意外的惊喜,那么杨积庆和杨景华就是制造这个惊喜的人。但是,食物的补给只是暂时缓解了红军的饥饿与困顿,勇士们即将面对的,是最为凶险的一场战役。在离腊子口不远的朵里寺里,毛泽东亲自部署着这场生死之战,过得了腊子口,即是生,过不了腊子口,即是死。
腊子口是藏语之转音,意为“险绝的山道峡口”。实如其名,腊子口的周围群山耸列,两崖林密道隘,两面的绝壁形成一条长达百米的甬道,湍急的腊子河从峡口奔涌而出,河上架着一座木桥,成了两山间唯一的连接点。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开明大义杨积庆的暗中帮助,甩掉了毛泽东心里沉甸甸的包袱。毛泽东运筹帷幄,坚信能突破腊子口天险!他把攻打腊子口的任务交给了年轻将领林彪,向他强调了攻取腊子口天险的最大意义。
此时国民党的新编14师在桥头筑有坚固的碉堡,桥西是纵深阵地,桥东山坡上也早已筑满了三角形碉堡。腊子口后面设有仓库,屯积着大批粮食,敌人早已做好了长期死守的准备。
夜幕悄然降下,入夜,战斗打响了。
由于隘口太窄,敌人的机枪和手榴弹彻底控制了木桥前面那段山路, 0米宽的路面尸横遍野,鲜血将河水染成了红色,作为主攻的红军二师四团第六连已经伤亡惨重。
烈焰腾空、生死搏杀,敌人在碉堡里稳扎稳打,而正面的进攻却让红军的兵力不断损失,血红的腊子河水奔腾过无数焦灼火热的心灵。在这个危急存亡的关头,一个从贵州入伍的苗族小战士自告奋勇地站了出来。他娴熟地攀上险峻高耸的绝壁,然后从上面放下绳索,迂回部队便顺着这条绳索全部攀了上去,北上的最后一道天险被打开了。在战斗中这个苗族小战士牺牲了,他没有留下姓名,只留下了后人对他的称呼——“云贵川”。他的灵魂和腊子口融为一体,伫立在时光斑驳的岁月中。
19 5年,杨积庆暗中帮助着毛泽东所率领的红一方面军。而到了19 6年,红二、四方面军再次进入甘南藏区后,杨积庆更是公然的为他们让路护道、开仓放粮,这使红四方面军顺利再克腊子口,并在临潭建立了苏维埃政府,这些当然是后话了……
杨积庆为北上红军让道放粮的事情终究还是引发了国民党的不满,最终惨遭杀害,成为革命烈士。杨积庆以短暂的生命辉映着漫长的历史,由此,一段波澜的岁月落下了帷幕。他留下的已不仅仅是人们对他的崇敬和热爱,更是一种对未来充满希望和笃定的信念。卓尼的最后一代土司是杨积庆的次子杨复兴,1949年杨复兴率部起义,终结了土司制度,投身于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为党和人民作出了重大贡献。1950年10月,周恩来总理亲自致信杨积庆先生次子杨复兴先生,对当年杨土司让道济粮之事表示感谢!
鲁大昌苦心经营的腊子口天险,被红军撕开了,打开了红军北上通道的大门。此时的毛泽东心花怒放,在邀请张闻天、王稼祥、博古、还有重病缠身的周恩来一同来到了鲜花绽放的山坡,筹划着新中国的未来。
从腊子口的大拉梁山翻越过去,就是国民党新编14师鲁大昌的老巢岷州地界,从城里城外以及二郎山的防御工事上看,突破岷州防线更加困难重重……
【第一集完】

共 511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描写艰苦绰绝岁月里的电视剧本。19 5年9月,红军部队经历了长期的顽强跋涉和战略大转移,补给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人困马乏。当时的情况,不用国民党重兵围追堵截,就卓尼土司杨积庆的藏兵也会让红军全军覆灭。卓尼的土司杨积庆暗中帮助着毛泽东所率领的红一方面军。而到了19 6年,红二、四方面军再次进入甘南藏区后,杨积庆更是公然的为他们让路护道、开仓放粮,这使红四方面军顺利再克腊子口,并在临潭建立了苏维埃政府,杨积庆为北上红军让道放粮的事情终究还是引发了国民党的不满,最终惨遭杀害,成为革命烈士。“国民党的企图很明显:一方面想要削减卓尼土司的势力,一方面却还要借助他剿灭红军,这是一个一箭双雕之计。杨积庆落入了进退两难的处境。但是,他必须要在痛苦中作出抉择。”剧本情节曲折,扣人心弦。值得细细品味,倾情推荐共赏!【编辑:阿巧】
1 楼 文友: 2017-0 -18 01:00:5 感谢溪老师赐稿荷塘!荷塘因您更精彩!
2 楼 文友: 2017-0 -18 01:09:50 剧本情节曲折,扣人心弦。成功地塑造了一系列英雄人物形象,值得细细品味。
 楼 文友: 2017-0 -18 01:10: 6 问候溪金秋老师!祝愿老师在荷塘创作不断!
4 楼 文友: 2017-0 -18 08:0 :59 阿巧老师辛苦了! 电影是梦工厂,是圆梦的地方;我喜欢这个梦!脑溢血引起的原因
热淋清颗粒治尿路感染吗
儿童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儿童流鼻血的原因及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